昆明康辉旅行社

被强权彻底粉碎自尊后,还能不能站起来

来源:ngocn05    发布时间:2019-07-20 20:14:59
关注NGOCN,公益视野大不同

作者:唐映红

编辑:小田


问:如何把一个反对者训练成Reek?


答:在热播的美剧《权力的游戏》(Game of Thrones)里,铁石岛领主的独子席恩(Theon)被敌对的波顿家族的私生子抓获,受到百般虐待,而最终训练成一个顺从的奴隶。即使他姐姐来救他也拒不离开;并且受命去诱降守卫自己家族堡垒的将领。他在百般虐待过程中,甚至忘掉自己的真实身份:席恩,而完全接受虐待者赋予他的新名字:臭佬(Reek)。


在社会生活中,类似的例子不胜枚举。在一个反对者遭遇毫无底线的残暴虐待后,一些曾经的高调反对者也会变成驯化的Reek,甚至变成高调的拥护者(如“焦国标综合征”现象)。那么,从心理学角度暴政要如何将一个反抗者训练成Reek?


由于现时代除了非洲一些偏僻小国,实际上已经很难像影视剧中那样使用残酷的肉体虐待,如直接阉割。那些自诩大国的暴政往往采取精神虐待的方式。从心理角度,当个体遭遇到精神虐待时所激活的大脑区域,与身体遭遇创伤时所激活的区域是高度相似的,因此,可以认为精神虐待与身体虐待对受虐者来说有相似的心理反应。



席恩被割下体


只要暴政垄断了不受挑战和制约的权力,那么要通过精神虐待一个高调的反对者,并使他驯化成Reek,并非难事。一般来说,如下几个步骤或环节就很容易将反对者从精神上击溃,并将他们驯化成听话的Reek。



据说某地看守规定


一、隔绝。切断反对者的社会支持,包括获得信息的渠道,与亲友沟通的途径。只要切断一个人的社会联系,那么他就更容易从众、服从以及驯化。现时代,隔绝可以采取秘密监禁的方式,使反对者失去与外界联系和沟通的机会和途径。在持续数月的隔绝中,外界不知道他在哪里;他也不知道自己置身在哪里。有时候隔绝采取不那么绝对的方式,如监视居住,但不让任何支持者与其有实质性接触。


二、威胁。威胁可以采取各种方式,一般来说只要没有规则约束具体的暴力,那么暴政就可以在这个方面为所欲为。威胁既可以针对个体,如罗织罪名“依法”剥夺其自由;也可以针对他的家庭,剥夺其配偶、子女、父母其居住、工作、上学、出国的种种权利,以“合法”的名义。


三、折磨。精神折磨可以采取强光、高噪音、身体虐待、剥夺休息、持续问讯,等等。总之,从心理学角度,只要使一个人在极度疲劳、困乏、痛苦的情况下,他就很容易为了避免进一步的痛苦而妥协。大多数时候,这样的折磨都能见效,因为绝大多数反对者并没有经过专门耐受训练。如果辅以精神药物,那么通过折磨摧垮一个人几乎百分百见效。


四、羞辱。通过周密的情报工作来挖掘反对者的“软肋”,特别是道德上的把柄。然后加以强化,通过宣传机器广为传播,并且通过言论审查杜绝反对的讯息扩散。必要时,可以通过小题大做、移花接木、无中生有的方式来有步骤、有系统地予以抹黑。


五、洗脑。用一套貌似合理的观念系统反复多次地通过各种方式进行强制灌输,以“冲洗”反对者原本的态度系统。洗脑可以采取温和的方式,如推心置腹、动之以情、苦口婆心。如果洗脑能结合反对者处境,并辅以对前面种种虐待和压迫的释放,就能更好地达到效果。


六、要挟。通过针对反对者本人或其家庭的安全、健康、经济的翻手覆手的操弄,使反对者相信一切取决于他自己的选择和配合。


如此,这六个环节和步骤循序渐进、配合使用,那么即使是国际知名的反对者,也难免被驯化成为暴政所用的Reek。在具体运用中,这六个环节都可以从最温和的方式到最极端的方式逐步升级。实际上,最温和的恐吓就足以使吓阻九成的潜在反对者。


本文转载自psy-eyes,作者唐映红

原标题《心理学问答:如何把一个反对者驯化成Reek?》



问题:反抗者变成Reek,这个世界还会好吗?

席恩被阉割后,逐渐被驯服成一个忠诚的奴隶,别人来救都不走。可是当拉姆斯外出打仗时,珊莎乞求他记起从前的自己,而拉姆斯的情妇米兰在威胁珊莎,看到珊莎随时有生命危险,席恩内心深处的良心和勇气受到感召,他将米兰推下城墙,并带着珊莎跳下城墙,义无反顾的携手逃出了临冬城......



别忘了还有这一场发布会:


环球时报官网截图


但对于我们这些围观者,除了每天义愤填膺、抱打不平,是不是也该想想下面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