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康辉旅行社

萨德部署之后,来看三观正常的美国教授如何定义朝鲜战争

来源:mtype-cn    发布时间:2019-07-15 18:24:38

在北京五道口方圆几公里之内,你很难忽视韩国的存在,餐饮、服装,满街萦绕的韩语口音,也让你绝难想到两国间的局势已经严重至快要进入战争状态。由于大众舆论的巨大能量,近二十年来,朝鲜与韩国的公众形象发生了彻底的颠倒,韩国成为时尚、潮流。明星工业的代名词,韩剧、韩餐、韩星等混杂而成的韩流,不费吹灰之力俘获了数以百万计中国青少年的心,而朝鲜而成为另一极的代表而备受奚落。而因这种翻转,对于"抗美援朝的"意义,也产生了颇多杂音。在这种时刻作为对于朝鲜半岛局势研究最为深入芝加哥大学教授布鲁斯·康明思(Bruce Cumings)的意见就更值得重视,活字今天推送他在《朝鲜战争:一段历史》中的导言,相信有益于读者更加明晰、透彻地掌握朝鲜半岛问题的来龙去脉。而本书的中文简体版也会在未来刊行,敬请关注


1950年10月,朝鲜,秘密地点的军事行动中,美国空军C-119运输机伞兵跳伞。(AP Photo/Max Desfor)

1950年9月2日龙山(Yongsan战斗被俘的两名北朝鲜战俘,坐在吉普车发动机盖上,由美军第2步兵师士兵的押送到朝鲜洛东河地区的后方。 (AP Photo)

这是一本由美国人所写、写给美国人看的讨论朝鲜战争的书。这一冲突从根本上讲是朝鲜人的战争,可是在美国却被解释为是始于1950年6月、止于1953年7月的一段不相连贯的、浓缩的故事,美国人才是故事的主角。他们以好人之姿挺身干预,似乎可以快速获胜,不料却突然大败,最后他们勉力取得僵持的局面,旋即就全然遗忘。遗忘、从不了解、放弃:美国人试图掌握这场战争并要打赢它,结果却发现胜利从手边溜走,而战争又被遗忘。主要原因是,美国人从来不了解敌人——直到今天还是不了解。因此,本书亦是要寻求发掘那些多数美国人不清楚或许也不想弄清楚、有时震撼到令他们的自尊难以承受的真相。不过,如今这些真相在民主化的且已经从历史中醒悟过来的韩国,已是普遍的知识。


布鲁斯·康思明著,林添贵译:《朝鲜战争》

2010年是朝鲜战争爆发60周年,也是日本开始殖民统治朝鲜100周年。这场战争种因于日本帝国的历史,尤其是1931年侵略中国东北(当时称为满洲)。日本殖民朝鲜的野心的兴起,正值日本崛起成为亚洲第一个现代大国之际。日本抓住朝鲜农民发动一场大叛乱的机会,于1894年发动对中国的战争,并于次年击败中国。又经过10年针对朝鲜的帝国争雄,日本海陆大捷,击败沙皇的俄罗斯,震撼全球,因为,“黄种人”国家竟然打败了“白种人”大国。1905年,朝鲜成为日本的保护国,1910年又在全体列强、尤其是美国的同意下沦为日本殖民地。(西奥多·罗斯福总统还赞扬日本领导人的技巧和“活力”,认为他们将率领朝鲜走向现代化。)


西奥多·罗斯福(Theodore Roosevelt)

朝鲜是个奇异的殖民地,以世界时间而言可谓“姗姗来迟”,出现在大部分世界已被瓜分、进步主义呼声已出现并要求解散整个殖民体制之后。甚且,朝鲜远比其他大多数国家更早具备立国的先决条件:它有共同的族裔、文字语言和文化以及自从10世纪以来即受到承认的国土疆界。因此,日本人在1910年之后进行了代换工作:让日本的统治精英和朝鲜的贵族儒官交流(儒官若不合作,便遭罢黜);建置强大的中央政权,取代过去的旧政府;最后甚至以日文取代朝鲜文。朝鲜人从来不感谢日本人这些代换工作,不承认日本的创新,而是认为日本夺走了他们古老的体制、朝鲜的主权和独立、它自发(虽刚萌芽)的现代化,以及最重要的,它的民族尊严。


1953年7月27日晚10点,《朝鲜半岛军事停战协定》生效
(AP Photo

因此,和其他一些受殖民的民族不同,大部分朝鲜人从来都认为日本的帝国统治是不合法的、羞辱性的。而且,日朝两国无论是在地理位置,还是共同的中国文明影响方面,甚至直到19世纪中叶的发展层次上,皆相当接近,这使得朝鲜人更难忍受日本的宰制,对于两国关系产生了更深的爱恨情仇心理,认为是“历史的意外使我们屈居下风”。结果就是,朝鲜和日本都抛不下这段历史恩怨。今天的北朝鲜,无数的电影和电视剧依然专注于表现日本统治时期日本人犯下的各种暴行,宣传标语也鼓励人民“效法抗日游击队的生活”,而被政府认为与日本人合作的朝鲜人后裔数十年来也一直受到严重歧视。然而,韩国就少有惩罚和日本人合作的国人的事例,这一部分是因为美国占领期间(1945~1948年)重新雇用了许多曾替日本人工作的韩国人,一部分是因为反共作战需要他们。


       
韩国电影关于铲除“汉奸”的电影《暗杀》剧照


朝鲜半岛的冲突因而承续了日朝交恶的历史,继而延伸到1930年代起在满洲历时十多年的战争,因此可以说它已有近80年之久——没有人说得准,它最后将在何时终止。太平洋战争的侵略者和受害人的孙儿辈仍在东京和平壤掌权,从来没有和解。如果说传统意义上的朝鲜战争对大多数美国人已经隐晦不明,那么这场昔日的冲突就更加晦暗难明,由于发生在遥远的异域,相对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主要轮廓,它就更加边缘化了。同时,我们位于平壤的旧敌,紧抓住他们对这场80年战争的认识和看法,绝不放松;他们把整个社会构筑为作战机器,决心迟早要赢得胜利,它在1950年一度成功在望,但其后情势急转直下,统一的目标一直不可企及。

98架B-29轰炸机投下850吨炸弹(AP Photo)

1953年6月18日,前线附近一处收集点堆起的炮弹壳(AP Photo/Gene Smith)

因此,本书是要讨论一场已被遗忘或从来未被了解的战争,就此而言,它讨论的也是历史和记忆。它的主题是:这场战争在朝鲜方面的起源;1950年代初期美国的文化冲突(这些冲突在这场战争能够被理解之前,几乎就把它掩埋了)在原定是一场有限的战争之中,空中和陆地可怕的暴行;此一历史在韩国的还原;这场不为人知的战争以什么方式改变了美国的世界地位——以及历史和记忆。

1951年,北朝鲜元山,朝鲜北海岸重要的补给物资仓储基地和港口,遭受了第五空军中队B-26侵略者轻型轰炸机毁灭性打击。(U.S. Department of Defense/ USIA

1951年5月10日,北朝鲜韩川(Hanchon)附近,B-26轰炸机向敌军军需物资集中地点投下凝固汽油弹,茅草屋起火燃烧。(AP Photo)

这场战争1950年至1953年期间的基本军事史,可以迅速交代,因为战争清晰地划分为三部分:1950年夏天在韩国之战;1950年秋天和冬天在北朝鲜之战;以及中国的介入。即使两军之后又有近两年的壕堑战,但中国的参战迅即在今天的非军事区(DMZ)沿线把战事稳定下来。如果说今天美国的文献对此有详尽报道的话,就是这一部分的军事史——包括罗伊·艾普曼(Roy Appleman)和克莱·布莱尔(Clay Blair)的佳作《被遗忘的战争》(The Forgotten War)以及许多其他书籍。另外,还有许多口述历史和回忆录,让人得以理解美军在这场战争中及在上帝都遗弃的土地上作战时的际遇。

美国人不清楚的是,这是一场龌龊可怕的战争,老百姓惨遭屠戮,而我们表面上的民主盟友竟是最残暴的凶手,这一点可是和美国人认为(北)朝鲜是冷酷凶残的恐怖分子,大有出入。英国作家马克斯·黑斯廷斯(Max Hastings)写道,共产党的暴行给予联合国驻留韩国的“道德的正当性,直到今天仍然存在”。但韩国的暴行在今天已经被历史学者认为更加普遍,这一点又要怎么说呢?挺讽刺的是,这些令人不安的经验,早在麦克阿瑟下达禁令之前,已经见诸当时读者众多的杂志,如《生活》(Life)、《星期六晚邮报》(The Saturday Evening Post)和《科利尔》(Collier)等。它们随即受到禁止、埋葬和遗忘,时间长达半个世纪之久;直到今天,即使谈到它们,它们仍被看作有偏见的、不平衡的。可是,今天它们已经出现在关于朝鲜战争的许多文献当中了。


1950年9月,朝鲜战争期间,大田(Taejon)监狱院子里的壕沟内外,堆满朝鲜平民的尸体(AP Photo/James Pringle)

我过去曾经写过许多有关朝鲜战争的书籍和文章,本书撷取这些知识供一般读者参考,也提出新的主题、想法和议题。我希望能和其他历史学者一样,气定神闲地写一本小书,提供一种诠释,不带有太多的注脚和资料来源。然而,关于这场战争的许多事,迄今仍有争议,仍有激烈的辩论和热切的认定或否认(或是根本就不了解),我自认对同行学者有责任,因此我加入谨慎的注脚以引述重要文件,或在参考书目中列出书名。(如果我在本文中提到这些书或作者,我就略去注脚)。这些书给想要多了解这场不为人熟悉的战争的读者提供了丰富的见解和论据。对于日益凋零的美国的朝鲜战争退役军人,我致以最大的敬意,因为他们曾肩负过一项吃力不讨好的任务,并强烈盼望战争能快快结束,这样才能尽早与北朝鲜的对手再度相逢——而这次是在和平时期,双方要分享难以磨灭的记忆,重新发现彼此的人性。


美军士兵与小狗共进午餐

对于本书的证据基础,我还有一句话要说:我们要如何评估资料来源?如果美方原属秘密的档案透露了韩国监狱关了数万名政治犯,或是警方偷偷与法西斯青年团体合作,或是这些势力只因怀疑别人有左派倾向就屠杀自己的公民,那么这就是十分重大的证据,因为我们可以假定,在现场的美国人宁可不报道他们亲密盟友的这些行径。如果在数十年的军事独裁统治下,没人敢谈论大规模的政治谋杀,然后,经过同样长久的自下而上的奋斗把这些独裁者推翻之后,成长在民主社会的新世代针对这些谋杀进行了详细、辛苦的调查,那么这些证据就比政府矢口否认或即使承认确有其事、却找不到高层授意或指示的声明,来得更为重要。(不幸的是,五角大楼近年对韩国揭露的新事证,就是如此典型的反应。)如果当时的历史证据,与现今视(北)朝鲜为世界上最应受谴责、最不可容忍的独裁政体之印象大相径庭,那么或许有助于美国人了解,为什么美国在朝鲜半岛不可能得到军事胜利。


北京某普通商场冰柜内琳琅满目的韩国冰淇淋

长按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