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康辉旅行社

恐怖分子是怎么“炼”成的

来源:jkb1931    发布时间:2019-07-10 18:02:37
2015年11月13日,巴黎遭受穆斯林极端主义恐怖分子的袭击,遇难者达300多人。人们还未从这一事件造成的伤痛中平复过来,12月3日,美国加州又发生了一起严重枪击案,造成20多人伤亡。面对世界各地此起彼伏的恐怖袭击,人们不禁要问:是什么原因让恐怖主义分子如此凶残?他们在行凶时到底处于怎样的心理状态,以至于丧失了基本的人性呢?通过积极心理学的思考和分析,或许能让我们更看清恐怖主义分子的面目和心理。


恐怖主义分子在恐惧和愤怒的情形下丧失了人类善良的本性——同理心,因而变得心狠手辣

实际上,自从“9·11事件”以来,心理学家就已经开始研究“恐怖主义心理学”。如今,已有大量的研究显示,执行恐怖主义行动的恐怖分子并不是精神变态的个体,也不是神经质的狂人,更不完全是被蛊惑的思想变态的人。导致他们残忍杀戮的最主要的原因是,这些人在恐惧和愤怒的情形下丧失了人类善良的本性——同理心,因而产生了执著地追求自己的信仰和目标的行动。


积极心理学过去十年来的研究成果证明,人类的“同理心”和“共情心”是人类天性善良的因子。尽管社会达尔文主义相信人类的本性是自私自利的,但心理学家发现,在人类漫长的演化过程中,去关心别人、同情照顾别人、互惠互利的人往往更容易活下来。因而,人类的“同理心和共情能力”是我们人类的一种进化优势,它既使我们能够感受别人的痛苦,同时也能够欣赏别人的快乐。


极端恐怖主义分子最大的问题,就是丧失了这种“共情和同理心”。因此,他们能够将团体外的人员,也就是他们要反抗的那个集体的每一个成员不当人,而是当做心中的目标进行枪决,而不会有任何心理上的别扭、痛苦或悲伤。并且,他们拒绝与团体外的人建立起任何心理上的联系,甚至将团体之外的人看作是异类(如动物甚至物资)或者多余的连累。而他们残忍杀戮的行为,是受其内心的恐惧和愤怒情绪的驱使。人类的恐惧和愤怒往往会使得正常人的积极情绪受到压制。而在恐惧和愤怒的情况下,人类的思维、意识和大脑的加工都会受到伤害。因此,极端主义恐怖组织最喜欢做的就是散布各种仇恨的思想,特别是历史的冤仇,以激起成员强烈的唤醒状态。


恐惧作为一种二级情绪反应,通常是在体验恐惧之后产生的一种强烈的情绪反应。这是我们人类在经历长期的危险感知后所产生的自我保护机制,包括一些生理上的反应,让我们的肾上腺素及其他冲动的表现——心跳加快、血压升高、肌肉变紧,这是典型的“斗或逃”的生理准备。


同时,愤怒的情绪会使我们下意识地将威胁我们的人或事看作是错误的、不公平的、有罪的、甚至邪恶的。在愤怒的情绪状态下,人们会变得思路狭窄、理智丧失,批评的倾向越来越明显,暴力的欲望也愈加强烈,尤其是正常的同理心、共情心会被关闭。这也就是为什么极端组织和独裁国家往往从煽动成员的愤怒情绪和恐惧心情开始。

极端主义组织吸引年轻人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可以帮助他们减轻自己身份的不确定感,并带给他们自我认同感和独立感的错觉


极端主义的一个突出的特点是,选择信仰这些倾向的人基本上是一些愤怒的年轻人,很多甚至是青少年。这是因为处于青少年时期的年轻人开始意识到自己已经不只是家庭的一个成员,内心渴望独立却又不能完全独立。这样的青少年往往有一种特别强烈的追求认同感和归属感的倾向,从而使他们特别容易成为邪教组织或者帮派组织的成员——而成为这些组织的成员可以帮助他们减轻自己身份的不确定感,还会带给他们自我认同感和独立感的错觉。


为什么加入极端主义组织会让他们产生强烈的归属感呢?原因很简单,这些极端主义组织提供的是一个有同样情绪体验、同样认识、同样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的同龄人群体,从而带来一种类似于家庭的错觉。同时,极端组织还会提供给他们某种程度的社会地位和经济利益,而这一切可能在通常意义上的现实社会环境中是不具备的。


巴黎恐怖惨案的制造者很多都是年轻的穆斯林极端主义者。那么,为什么有这么多的年轻人相信穆斯林极端主义的言论呢?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一个人目的感和意义感的缺失。尽管我们现代社会的科技更加发达、物质更加丰富,但是人民的幸福感并没有提升。而我们从小时候开始,所受到的教育就是成功学、致富学等,这使得如今很多人生活的意义就只是让自己活得更好一些。而人类生活中更加深沉的部分,比如说精神生活、信仰追求、审美能力等都被忽视了。很多极端的宗教主义组织正好填补了人类精神需求的空白,弥补了物质主义的不足。


但是,宗教极端组织的信仰毒化了年轻人的思想,让他们轻易就把团体之外的成员当做是没有面孔的异类,而且是具有不可饶恕的原罪的人。一旦年轻人受了这些极端主义思想影响,他们所看到的世界就成了一个抽象的、类别的、概念的世界,他们对这个世界上其他人的感情也就变成了一种冷冰冰的反应。这也就是为什么恐怖主义能够让这些年轻人做出如此冷酷暴行的重要原因。


总之,恐惧和愤怒只是滋生极端主义的土壤,而爱和幸福是反抗极端主义最好的心理防备。只有把其他人当做人,把外团体成员看成与我们一样有血有肉、有情有感的存在时,我们人性中善良的天性——“理解、同情、爱抚、帮助”才会自然而然地取代人性之恶——“冷漠、仇恨、愤怒、敌意”,世界才有望太平,人类才可能友善相处。(作者单位:清华大学心理系,文章源自彭凯平微信公众号)


上图/来自网络

下图/赵国明绘


  以上为《健康报》原创作品,如若转载须获得本报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