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康辉旅行社

待我名满华夏,许你当歌纵马

来源:agufeng1314    发布时间:2019-05-13 21:44:58

史上最美的
十个谎言 
(九)
侠客:待我名满华夏,许你当歌纵马

青山上下着蒙蒙细雨,一个红衣女子撑着伞眺望着远方

‘哒哒……’远处传来马蹄的声音,女子脸上露出欣喜,提起裙角朝着马蹄声的方向跑去

白衣男子把马停在了女子的面前,伸手把女子抱上了马

“师妹,怎么这么不听话,下雨还跑出来”江川微微皱眉低声呵斥

听到江川有些呵斥的语气,君心甜甜的笑了,把头靠在江川的背上:“我怎么不听话,师兄说过回到青山想第一个就看到我,所以我才顶着雨跑出来接师兄”

君心随着江川去了他的屋子

江川进了屋子,不由得吸了口气:“嘿嘿,师妹,屋子是你帮我收拾的吧”

君心沏了一壶茶:“当然是我喽,除了我还有谁知道天冷,要帮你烧屋子,喝口茶暖暖身体吧”

江川捧着茶杯,看着君心双眼有着浓浓的感情

江川忍不住摸了摸君心的头,君心的双眼有着湿润

“师兄,你好久没有回来了……”

江川把君心拥入怀中:“心儿,别哭,师兄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行侠仗义,名扬四海,等我,这个愿望我马上就可以实现了,到时候陪你一人一马游遍天下”

君心的脸埋在江川怀里,忍不住大声哭泣

“你怎么这样,给人家一个遥遥无期的期限,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你,你知不知道我有多讨厌你”

江川用双手抬起君心的头,温柔的吻下她脸上的泪珠:“心儿,别哭,师兄只是为了完成自己从小的愿望,别恨师兄,师兄也爱你啊”

君心听着江川的话,幽怨的看着他:“你就知道哄我,你自己说说,这话你说过多少遍了”

江川尴尬的笑了笑:“好男儿志在四方,师兄肯为了自己的愿望走下去,说明你爱上了好男儿啊”

“哼”君心轻轻用鼻子哼了一下“你先休息,我去做点吃的”

江川看着离开的君心,叹了口气,他何尝不知道君心对自己的感情,他爱君心,爱到了骨子里,从第一面见到君心这份情就种下了种子,他也想过带着君心找个地方安静的生活,可是自己的江湖梦……自己要如何放弃

不过自己很幸运,君心虽然不希望自己在危险中穿梭,但是从来没有阻拦过自己

江川离开了,君心站在屋里看着手里的信发呆,良久,叹了一口气,不告诉一声就离开,也好,不用亲眼看着他离开了

房门被一脚踹开,一身紫衣服的邪魅男子走了进来,手中的折扇轻轻的摇着,一双桃花眼打量着君心,嘴里慢慢的吐出两个字“君心……”

“你是谁”君心警惕的看着男人,长剑出鞘,做出防御的姿势

“是个妙人”紫衣男子轻笑:“可惜啊,你跟错了人”

君心没有看清男子的动作,只是身子一软倒在了地上

男子抬起了君心的下颚,笑得万分妖娆:“这模样,这气质,也难怪江川为你神魂颠倒,如果不是你有了江川,我都想把你撸回去了”

君心在醒来的时候是在一个黑屋,门外传来说话的声音,君心贴在门上听着

“这回江川恐怕插翅难逃”

“是啊,主上真的是好计谋,抓了君心,还让大小姐办成了君心的模样,到时候,哈哈,哈哈哈”

“师兄……”君心呢喃着,随后抬起头打量着自己所在的环境,这里应该是一个柴房,君心飞起一脚踹开门,手中长剑已经出鞘,了结了门口一个人的性命,抓过一个人问了江川他们的位置,就跑了过去,路上一个人也没有碰到,顺利的出奇

前面传来吵闹的声音,君心看着江川身后紧紧跟着一个容颜和她一模一样的女人,看到江川只挡着前面的刀剑,没有防着身后的冷光,君心快速的跑着,快点快点,再快点

君心扑在了江川的身后,江川感觉自己背上一沉,看着身后两个君心,一个笑的妖娆,一个脸色惨白,一个紧紧抱着他,一个手里拿着滴血的匕首

‘君心’扔下匕首,脸上的笑容变得张狂,眼神冰冷:“江川,你杀了我的爱人,那我就要你看着你的女人死在你的面前”


江川看着手上的血手足无措:“心儿……心儿……你怎么……”

“师兄……”君心努力的露出一个笑容,眼角却流下了眼泪:“真好,心儿也可以保护你一把……”

“这……这不是真的,不是”江川跪倒在地,紧紧的抱着头,痛苦的嘶喊

“师兄……”

听到微弱的声音,江川紧紧的抱起君心:“心儿,我的心儿”

“师兄,重来……从来没劝过你,可是我真的……真的不想你危险……咳咳”

“你别说话,我带你去找大夫,我们回青山,回青山好不好,我们回青山”江川呜呜的哭了出来,眼泪滴到了君心的脸上

“师兄,答应我……不要想着江湖恩怨……好不好……咳咳,师兄……”

“好,好,只要是你的话,师兄都听,你坚持住好不好,君心,坚持住啊”

“恩……我想……我想回家,师兄,带我……”话没说完君心的手从江川手中划出

“心儿——”江川大声哭喊着“心儿,师兄,师兄带你回家,带你回家——”

江川抱着君心往外走,‘君心’没有阻拦,紫衣男子慢慢走过去:“怎么放过他了?”

女子转头看着紫衣男子:“我做到了,我做到了让江川生不如死,这个局是我一手布下的,呵”

“是啊,你做到了”紫衣男子揽过女子的肩膀:“报了夫仇,心里舒服了?”

“舒服?”女子自己问着自己:“其实,相公或许罪有应得,君心何其无辜……”女子突然急切的看着紫衣男子:“哥,你说我是不是做错了”

紫衣男子久久没有回话

青山下着细雨,红衣男子撑着伞远远的望着,走到了小院的不远处,蹲下身摸着墓碑:“心儿,青山又下雨了,你看美不美,心儿,你说等我们再次相见会怎么样,心儿,我记得你说你最爱红色,你看我这一身红色好看么,心儿,这一身红衣只为你,心儿,我……好想你”
眼泪毫无预兆……
待你名满华夏,已无相安年华


公众号ID:agufeng1314
古风爱好者